轩岚

写手……懒癌患者不要指望更新
= ̄ω ̄=
搭档牧晓(虽然目前并没有合作出什么成品)
个人杂食,圈名轩岚,随便叫啦
最后,这里嘉吹,别和我聊嘉嘉哪里不好

醉于深渊

#共891字
#ooc致歉
#薛洋视角
#突然的想法
#梗源就是最后那两句
随意走在京城长安街上,双眼扫视着街道两旁的小摊。嘁……这京城也没什么有趣玩意儿,无趣地在个点心铺子前蹲下,悉数点过自己吃过的甜食“这些个点过的,都给小爷我来一袋”
“好好好,您要尝尝这新进的西洋糖果吗”铺子的掌柜赔着谄媚的笑,一个劲地推销着自己的商品,贪婪的本性暴露无遗。“哦?来一袋试试”
“这就给您拿……”掌柜的转身走进库房,吩咐伙计拿上要的几样点心和那所谓的“西洋糖果”“您且等一等……”转身回来,脸上还是那张虚伪面孔
百般聊赖地站在原地,有些微不耐地打算催促催促掌柜,却被一个身高只到柜台边缘的男孩打断“您,您答应过我送完东西就给我点心的!”
男孩看起来鼓足了勇气,发出来的声音却也只是蚊呐声响。饶有兴致地打量了一会男孩,一身破破烂烂的麻布衣,双脚甚至只光着踩在地上,与这的一切看起来格格不入
偏偏头看向掌柜,戏谑的等待着他的反应“去去去,小破乞丐,我可没答应过你”掌柜的不耐烦地挥了挥手,面上一改笑容只剩满满的不耐
“可,可您的确答应过我……”男孩仍固执地扒着柜台边缘。“滚开滚开,别影响我生意!”库房里走出一个七尺大汉拽开男孩摔在了地上“呃——!”
男孩发出一声痛呼,却还挣扎着要扑上柜台“您答应了的……!”“打!还给我犟!”恼羞成怒的掌柜喊着狠话,满面狰狞
本打算冷眼旁观,却隐隐被激怒,这世道还真是有趣,同样的事几次三番发生。走上前一脚踹开大汉,抽出降灾一剑劈开柜台“您,您这是何意……”
掌柜被吓的跌坐在地上,恐慌的声音颤抖着,全无之前的嚣张气焰“何意?小爷我做事全凭心情”嘲笑的看看地上的掌柜,真像一摊烂泥“哧,看在你家点心份上,小爷我今天就不杀你”
降灾归鞘,抓起柜台后被吓傻的伙计手里的点心,转身离开,一眼也不看身后跌倒的男孩。“嘁,还看什么!”双目一瞪围观的庶民,一扬金星雪浪袍,直直朝着主家走去
今日这么一闹,估摸着要给小矮子添不少麻烦。从袋中摸出颗糖丢进嘴里,漫无目的的想着“不过关小爷什么事”戏谑笑笑,自己扮演一个“罪大恶极,桀骜不驯的金家客卿”就是了“……倒也是符合小爷的性子”
—无论如何,一个人借故堕落是不值得的
—那如果是自甘堕落,醉于深渊呢

利益至上

*文笔差,欢迎意见T^T
*感觉有OOC——O_o
*想写那种两个心怀鬼胎的人互相试探的感觉,但没有成功ヽ(´・д・`)ノ
狮狮的任务是接近安哥然后制造假象啦
*耳垂是大多数人的敏感点啦,所以那段没毛病的说(ฅ>ω<*ฅ)
深夜11:00
酒吧内,昏暗的灯光,暧昧的氛围,摇滚乐的音量开到了最大,光线所聚焦的舞池里,男男女女疯狂地扭动着腰肢与臀部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灼火热的气息
木质的房门并没有很好的隔音效果,吵闹的音乐隐隐传到了包间内。安迷修皱了皱眉,继续与合作人洽谈交易的条件,一身正装在这酒池肉林里显得十分突兀。对方显然也有些不耐烦,主动开口打断了安迷修的话:“安先生,既然来了这儿就不必装清高了,挑个自己喜欢的吧”说罢,向身后招了招手。侍者恭敬地点点头,走出了房门
很快,一名妩媚的女子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向着安迷修款款走来,一双玉臂缠住了安迷修的脖颈。安迷修深吸口气,轻轻推开了身上的女子,站起身拍了拍不存在的灰尘,俯视着左拥右抱的合作人,淡淡道:“既然这样,那么我们的合作也就不必继续了,请原谅我提前离席”不顾对方的脸色骤然变差,自顾自地走出了包间
包间外的音乐格外的大声,安迷修被吵的有些难受,有些懊恼自己的冲动,却丝毫没有回去道歉的打算。抬眼看了看楼下,想起之前似乎有个友人说过这家酒吧的鸡尾酒不错,便打算去试试那所谓“不错”的鸡尾酒
缓步走下楼梯,避开混乱的人群,走到了吧台边上,食指指节轻敲桌面,安迷修思索了片刻,向酒保要了一杯龙舌兰日出。修长的手指端起精致的酒杯,浓郁的果香扑鼻而来,轻抿一口,龙舌兰特有的火烈热辣充斥了口腔
不远处黑暗的角落,黑发的男子饶有兴致观察着安迷修的一举一动,紫色的眼眸闪着璀璨的光芒。雷狮拿起身旁小巧的水晶瓶,施施然站起了身。随意地将双手插入兜中,迈步走向仍独自一人的安迷修。走到吧台旁,向酒保要了一杯血腥玛丽,雷狮又在安迷修身侧坐下,打量着他的侧脸
接过酒保递来的酒杯,将它推到了安迷修面前,雷狮戏谑地笑了笑:“血腥玛丽,来一杯如何”安迷修似是才发现身旁的雷狮,有些惊讶的斜看了雷狮一眼。倒也没有推辞,端起酒杯试探的尝了一口,甜酸苦辣四味顿时在嘴里爆开,但不久,仅剩微辣在舌尖与牙间颤抖,带了一分缠绵悱恻
安迷修微眯双眼,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浊气,扭头看向雷狮,对方紫水晶般的眼睛在黑暗中显得有些朦胧。“不得不说,血腥玛丽的确可以让人上瘾”安迷修转回视线,没有语气地说道。雷狮扬扬嘴角,嗤笑了一声,“怎么?这么专业?和我去个地方,我可以帮你解决那个问题”话语间带了一丝诱惑
“……”安迷修陷入了沉思。片刻,他端起了酒杯将血腥玛丽一饮而尽,祖母绿的眼睛变得有些危险:“走吧” 雷狮低低地笑了一声 ,叫来酒保付了酒钱,表情变得有些趣味盎然。酒保突然感到了一阵毛骨悚然
只随性地对着安迷修招了招手,雷狮便转身向酒吧大门走去。安迷修默默跟上,复杂的目光穿过嘈杂的人群投向了雷狮
踏出了大门,夜幕深深,皎洁的明月也被云层遮掩显得有些暗淡,雷狮和安迷修一前一后走在灯红酒绿的街上。尽管已是深夜,夜街依然人声鼎沸,热衷于夜生活的男女时不时与两人擦肩而过,甚至有人用一种看到猎物的眼神盯着二人
安迷修忍不住皱紧了眉,上前几步抓住雷狮的手腕,低声问他:“你到底要去哪” 雷狮瞟了一眼安迷修,嗤笑一声“怎么,不耐烦了?”
“……”紧了紧手,突然发现手中的手腕有些纤细,安迷修恍惚了一阵,待到雷狮恶劣地踩了踩他的鞋尖才恍然回神“我不喜欢他们看你…我们的眼神”感受到时不时投注在雷狮身上的目光,安迷修不禁一阵烦躁
“呵,干净人真是麻烦” 嘲讽了一句安迷修,雷狮还是加快了脚步,甚至开始寻找出租,而且…似乎忘记了挣脱手腕上安迷修的手
依旧静默地走了一段路,距离拉进的两人之间却似乎多了一分和谐,安迷修的目光渐渐柔和了下来,雷狮的嘴角也悄然带了一丝笑意
A few minutes later
“爱情旅店”“?!!!!”面前的旅店招牌上的一串文字有点……吓到了安迷修。雷狮……这么主动吗?安迷修用呆滞的目光看向了雷狮
『爱情旅店
欢迎光临本店
本店的 特色服务 一览:
每一个房间床头柜中都有充足避/孕/套,请您尽情使用它们
如需各式情/趣用品请向本店服务员咨询,请放心,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我们找不到
当然,本店的隔音系统相当完善,您不必担心自己与爱人发出的声响被他人听见(偷拍自然更不可能)
最后,请您尽情享受』
“怕了?” 不知何时,雷狮凑到了安迷修身边,恶劣地向安迷修的耳垂吹了口气。“!”感受到耳边温热的气息,安迷修的耳垂瞬间泛起了一层红色,反手抓住雷狮的手腕将他拽进来了旅店
“欢迎,请问您是要那种规格的房间?” 前台小姐带着职业的微笑官方地询问道。“当然是最好的”仍被拽着的雷狮插了一句,带了点得意的看了安迷修一眼“好的,这是房卡,请随我来”小姐的笑容明显真实了一分,微微鞠躬,转身走向楼梯
“嗤,你还真是舍得”雷狮被安迷修拽着上了楼梯,跌跌撞撞之余还嘴贱地嘲讽安迷修“……”瞟了一眼雷狮,安迷修的脸色突然漾开了一抹笑意“你笑什么!”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子的雷狮抬头就是安迷修的笑颜“嗯……可能是在笑你可爱?”“你…”
“两位先生,这是你们要的总统套间,请好好享受,如需帮助可按铃,我们会尽可能地帮助您拥有一个快乐的晚上”小姐鞠了一躬,离开了房间,独剩安雷二人留在房中
雷狮挣扎了一下,没好气地看了看安迷修“你还想拽多久”“啊……”松开了手,安迷修有些不自在地看了看房间“雷狮……”“干什么”雷狮正在翻找墙角的一个箱子“啊,找到了”一瓶葡萄味的饮料正静静躺在雷狮手心
“嗤——” 拉开瓶盖,雷狮仰头灌了一口,葡萄汽水的味道充斥了口腔,抹抹嘴,雷狮抬眼看向安迷修。扬起一个恶劣的笑容,“来吧,我们好好讨论一下这个交易”安迷修有些
纠结地看向了雷狮“雷狮……你这么主动吗……”“啊?!”懵了一瞬后反应过来的雷狮瞬间暴跳如“雷”“什么东西!我才不是想和你发生关系啊!”
“噗嗤” 看到这样的雷狮,安迷修忍不住笑了一声“啧,我说你帮我一个忙,我帮你一个忙,这交易不是挺不错嘛”雷狮已经喝完了汽水躺到了床上,眯了眯眼瞄准墙角的垃圾桶,将手中的饮料罐丢了进去“我要帮你什么?”安迷修坐在床边,看着雷狮躺在床上的样子,暗了暗眼眸
“晚上和我呆一夜,明天伪装成我们发生了关系的样子” 凑近安迷修,雷狮带了一丝诱惑地说“你不用付出什么,只需要帮我做个伪装而已。怎么样?很诱人不是吗?”“……”看着面前雷狮放大的脸,安迷修情不自禁吞了口口水
“为什么是我”安迷修强装冷静地看向了雷狮“诶?”雷狮愣了愣,“这个嘛……”“别人不可以吗?选我还要帮我这种忙,别人的忙想必好棒很多吧”冷静下来后安迷修也就发现了很多这个交易的不合理“虽然…我也不在乎就是了”
“那么,我还需要给你一个解释吗”雷狮眯了眯眼,看着安迷修缓缓绽开了一个有些诡异的笑“如果你想的话……”看着这样的雷狮,安迷修蓝绿色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危险
“选你…自然是有原因的”雷狮凑近安迷修,一只手绕过了他白暂的脖颈“第一…长相符合我的审美”蓝绿色的眼慢慢变得幽深“第二…性格有趣,呵呵~”轻轻笑了一声,雷狮咬上了安迷修的耳垂“第三嘛…”尖利的虎牙抵在耳垂上摩擦“可能是某种缘分吧……”
翻身将雷狮压在身下,安迷修将头凑近了雷狮的颈窝,温和的眼睛染上了一丝诱惑“我们…假戏真做如何?”雷狮怔了怔,开始激烈的挣扎,却惊恐的发现身体一阵阵的无力“开什么玩笑……该死,身体怎么没力气了?!”
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…”安迷修从床上爬起,自垃圾桶中翻出了一个熟悉的罐子“亲,我们在饮料内加入了一定量的蒙汗药和春/药,请尽情用该饮料‘暗算’您不肯合作的恋人吧”轻声读出瓶侧的文字,安迷修愉悦的笑了笑,嘴上却仍是尊重雷狮的选择“雷狮,如果你不愿意的话……”
“去你*的不愿意,我现在还有拒绝的余地吗?!” 雷狮瘫在床上, 歪歪头看向安迷修“其实…也不是不行……”安迷修眼睛一亮“呵……不过什么愿意不愿意,既然一定要做,比起反抗,还是享受更来得轻松,不是吗”扬起一个嘲讽的笑容,雷狮转回了头不再看变得有些失落的安迷修
“真是,符合你利益至上的标签呢”

emmmm,后续应该还会有一篇车,太羞耻了有点写不出来,我努力补上吧……

《论大赛新出的兽化任务》

1L星月腐女
麻,最近新出的任务大家都还了解?
2L狗仔小分队
队长,您终于记起来大明湖畔的八卦了吗???(ಥ_ಥ)
3L路人亿
当然知道啊,那可是一个提供新闻的好任务/滑稽
4L紫糖糖
你不会想爆料吧……
5L星月腐女
嗯哼,天天看他们秀我受不了了
6L瑞金大法好
是小天使和芦荟的粮吗?!!!是吗?!!!@瑞金一生推,推了生一堆
7L瑞金一生推,推了生一堆
我来了我来了!
8L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
呦,这两个家伙也做了啊
9L路人亿
“也”……?大佬你……
10L星月腐女
哦?你不会被骑士给压了吧?
11L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
你说什么?!本大爷怎么可能是受?!
就那家伙的小身板,怎么可能压我?!
12L路人亿
大佬你似乎暴露了事实……
13L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
你的死期不远了!@大哥赛高,全面追踪这家伙ID!
14L大哥赛高
是,大哥
15L路人亿
别想了,找不到我的/摊手
16L星月腐女
喂,歪楼了啊!@最后骑士,麻烦来管管你家这位
17L最后骑士
恶党,你想干什么!
18L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
怎么,你有意见?〔坐标〕打一架怎么样
19L最后骑士
当然,我绝不允许你欺凌弱小!
20L树上的皮皮虾
两个大佬就这么走了吗?!
21L路人亿
应该是……?
22L紫糖糖
凯莉,可以回来了
23L星月腐女
终于到本小姐的时间了
24L星月腐女
先说说变成了什么吧
金他变成了灰色的小仓鼠
至于大小……和本小姐的星星差不多吧
25L星月腐女
然后成天趴在格瑞的肩膀上
明明小小只的,还闹腾着要出去
清醒一点,你身边的可是个醋坛
26L瑞金大法好
可以说是很形象了/滑稽
27L矢量箭头
凯莉你怎么这样说我!我哪有…
28L树上的皮皮虾
咳咳,正主来了
29L紫糖糖
金你为什么最后一句感觉底气不足?
30L星月腐女
啧,碍事儿@白芦荟,快把他拖回去
31L矢量箭头
哇啊,凯莉!
32L白芦荟

33矢量箭头
格瑞…知道了啦
34L路人亿
冷冷的狗粮在脸上冰冷地拍/爆哭
你们别一来就发粮成吗?!
35L瑞金一生推,推了生一堆
吃的是很开心,但有点饱了……
36L星月腐女
碍事的人走了,我们继续吧
37L星月腐女
作为一只小仓鼠,金有时会走丢而且会很难找……
但每次我和紫堂还没发现
格瑞就已经把他找回来了
简直就像在金身上装了个雷达
38L紫糖糖
格瑞对金可以说是很重视了
说着好自为之,有危险第一时间保护金
39L树上的皮皮虾
突然有点心疼你们?
40L星月腐女
然后在最后一天(总计七天)
金十分好运地拿到了福利…
41L失去梦想的咸鱼
?!那个所谓福利,其实人人都有的保留部分区域兽化?
42L树上的皮皮虾
膜拜真相帝
43L路人亿
+1
44L就是浪
+2
45星月腐女
+3
金本身就是可爱系的
再加上仓鼠的耳朵和短短的尾巴
结果可想而知……
46L就是浪
想♂
47L路人亿
楼上你的想法很危险?!
48L白芦荟
……我的
49L失去梦想的咸鱼
恭喜恭喜,啪啪啪/鼓掌
50L紫糖糖
凯莉有点事(其实是被拉过去教育了)
从后来格瑞和金房间里穿出的奇奇怪怪的声音
以及第二天金走路的姿势来看
51L星月腐女
应该是被干了个爽~
52L路人亿
哇哦~
53L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
呵,格瑞居然和这种连前一百都没进的弱鸡混在一起,
54L最后骑士
这一次放过你,希望你晚上不要跑
55L星月腐女
哦~看来你们终于是在一起了呢
56L树上的皮皮虾
又要被喂狗粮了吗?!
57L路人亿
大佬在上在下@最后骑士
58L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
当然是我在上!怎么会是
59L最后骑士
让各位见笑了,当然是在下在上
60L星月腐女
本小姐倒是很好奇你们的事呢~
61L最后骑士
在下自是满足小姐的要求
雷狮的话,被兽化成了一只黑猫
可能是因为烤串吃多了吧…
所以有点小肥,大约…有在下脸这么大
62L紫糖糖
这是什么形容啊喂
63L树上的皮皮虾
我觉得就雷狮来说…应该还喝了不少啤酒
64L最后骑士
正是
他的头巾还依然带着,看着有些…滑稽
65L路人亿
一只肥猫带着雷狮的头巾张牙舞爪…噗
66L星月腐女
狮子变成了小猫咪~
67L最后骑士
他变成了猫也不消停
在下作为他的搭档只能陪着他
天天骂别人弱鸡也不想想自己还没鸡大
68L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
安迷修你什么意思!
69L最后骑士
在下并没有什么意思
只是在想晚上几次
70L树上的皮皮虾
哦~
71L路人亿
哦~
72L失去梦想的咸鱼
哦~大佬大庭广众你这样真的好吗
73L星月腐女
没想到呀,骑士居然意外的大胆
74L最后骑士
当然雷狮也是拿到了福利的
雷狮这家伙怎么可能会是可爱系的
顶着猫耳坐在床上,尾巴一摇一摇的
在下实在忍不住,就…咳
75L路人亿
看来骑士害羞了呢~
76L树上的皮皮虾
没想到没想到
77L姐控驾到
全大赛都在传这个任务啊
78L金的天下第一粉丝
衰仔你不是也做了吗?
79L路人亿
啊喂,狗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吗?!!
80L大哥赛高
…埃米
81L星月腐女
呦这不是呆毛姐弟嘛
你们也做了这个任务?
82L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
卡米尔赶紧的,挽回一点我们海盗团的颜面!
83L大哥赛高
嗯大哥
84L大哥赛高
埃米被兽化成了一只……麻雀?
呆毛被按比例缩小了
然后可能,有点重
85L路人亿
萌~
打个商量让我养一段时间如何?
86L大哥赛高
他是我的人自然也是我的雀
他比较乖,但有点头重脚轻,容易摔倒
不过还好我跟着他
87L大哥赛高
他的话,拿到了翅膀
然后不知死活地试飞,结果就摔下来了
88L姐控驾到
然后你生气就把我退回去了?!
89L金的天下第一粉丝
衰仔你的贞操没了吗?!
90L路人亿
6666
91L代行神旨
各位参赛者看来是对这个任务满意的
那么我会考虑多做创新
92L树上的皮皮虾
打你二大爷?!
93L星月腐女
该贴已被楼主删除

*有一点OOC
*不是很自然
*应该是看的出来谁是谁的吧

重归于好(sf)

第一篇文献给sf了
*小学生文笔
*强烈ooc
*猹不背锅
*女福
*emmm,时间线为pe线后
        圣诞前夜。
        寒风凛冽,雪花伴着风飘下,悄然覆盖大地。
        街边的店铺散发着温暖的光芒,金黄色的流苏挂在窗边,干净透明的窗户喷上了彩色的颜料,房门前挂上了一串串闪亮的彩灯。甚至路边高大的树木也点缀了各种各样的饰品。
        尽管空气冰冷刺骨,但四处都弥漫着节日欢快的气氛。街上的怪物与人类三两结对,脸上无一例外地带着愉悦的笑容。
        Frisk静静站在一家礼品店的橱窗外,目光紧紧锁定着一个水晶球——雪镇的画面凝固其中——这应该是一个怪物用作纪念的——精致的底座上刻着一行字“before  today”“今日之前……”垂下眼睑,Frisk恍惚了一瞬。
        “怪物们在做什么呢?”
        “Toriel一定在厨房里做美味的奶油肉桂派,那是她的招牌菜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Asgore在旁边打下手,希望他不要搞砸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Alphys会兴奋的坐在电脑前看动漫的最新一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Papyrus和Undyne在接受MTT的新年采访,他们又快吵起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幻想着美好的情景,Frisk的嘴角扬了扬,又缓缓垂下。
        她不配与怪物们分享这份美好与幸福
        她曾经杀死了每一个怪物,灰尘曾落满地面,每每看到怪物对她的笑容与关心。罪孽与愧疚便将她的心脏撕扯的鲜血淋漓。她不配啊,她是魔鬼!是刽子手!
        “呃,十分抱歉,小姐。但您站在这儿,会影响我们的生意。”店员礼貌地打断了Frisk的回忆。“抱歉”转身,离开。
        一开始不是这样的,Frisk宽恕了每一个怪物,她打破了结界,成为了怪物大使,让怪物们回到了地上。
        双手揣进衣兜,将脸往蓝色围巾中埋了埋,“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?”
        眼神放空,Frisk回想起来那时
        “呵呵,屠杀线可真难打”一股神秘的力量操纵了她,她宛如那人手中的提线木偶,被控制着杀死了一个又一个怪物。当Papyrus倒在她面前仅剩下灰尘时,力量消失了。但是LOVE带来的力量使Frisk沉迷了,她挥起了手中的刀刃,不断地杀死过去的朋友。Alphys,MTT…
        雪花落在肩上,融化的雪水浸湿了衣物,“直到在审判庭遇见了Sans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记得上个时间线我们还是朋友吧,居然一点情面不留,你这个肮脏的兄弟杀手”话语中刻骨的仇恨令Frisk瞬间清醒了。他知道一切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Sans…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了他。或许是第一个时间线他的陪伴:雪镇断桥的相遇,向我推销那根本不存在的炸雪……”笑笑,Frisk眷恋地蹭蹭颈间的围巾,那是Sans的颜色“可现在,一切都变了”已经走到了郊区,Frisk坐在路边的长椅上,蜷缩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他知道一切,尽管他从未在他人面前暴露出对我的仇恨”
        “但我知道,他的心中,一定是对我厌恶且憎恨的”
        寒风吹过,Frisk开始低声哭泣。
        “嘿,kid,你该回去了。”熟悉的声音在面前响起,带着一丝慵懒。Frisk不用抬起头,也能认出这个深刻于灵魂的声音。她僵了僵,将头埋在两腿之间,“Sans,我会打给Toriel的。我们已经不在地底了,你不需要继续跟着我”
        Sans不过是在履行承诺罢了,Frisk如此想着。
        面前没有了声音,Frisk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一些失落。真的走了啊…她抬起头,却看见洁白的手骨托着一个小小的礼物盒。面前的骷髅笑着——尽管他始终带着笑容,但Frisk能感觉到他很开心。
        Frisk有些犹豫,毕竟骷髅做过不少的恶作剧。但她还是伸手接过,她并不希望Sans难过。
        Frisk打开礼物盒,摆在里面的东西的确让她大吃一惊——是那个水晶球。
        “well,kid,我之前看到你盯着这个看了很久。”骷髅的声音透着一股愉悦,甚至一丝得意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个……”Frisk有些无措“可,为什么?我,我没有带钱”骷髅的双眼瞬间漆黑一片,Frisk听见他用十分严肃的口吻说:“kid,我做这一切,仅仅是因为我愿意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Frisk激动的站起,将Sans扑倒在了雪地上。“Sans,I'm sorry.”Frisk哽咽的声音从Sans的胸口传出。Sans僵住了,良久,Frisk感到Sans环住了她,他的声音从头顶传来:“hey,kid,don't do that, again,please.”“yes,I don't do that again.”Frisk将头埋进了Sans的外套。
        次日,怪物们欣慰的看到Frisk终于不躲着Sans了,不过,好像有哪里不对?
        Papyrus看着远处相拥的一对,疑惑的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