轩岚

《论大赛新出的兽化任务》

1L星月腐女
麻,最近新出的任务大家都还了解?
2L狗仔小分队
队长,您终于记起来大明湖畔的八卦了吗???(ಥ_ಥ)
3L路人亿
当然知道啊,那可是一个提供新闻的好任务/滑稽
4L紫糖糖
你不会想爆料吧……
5L星月腐女
嗯哼,天天看他们秀我受不了了
6L瑞金大法好
是小天使和芦荟的粮吗?!!!是吗?!!!@瑞金一生推,推了生一堆
7L瑞金一生推,推了生一堆
我来了我来了!
8L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
呦,这两个家伙也做了啊
9L路人亿
“也”……?大佬你……
10L星月腐女
哦?你不会被骑士给压了吧?
11L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
你说什么?!本大爷怎么可能是受?!
就那家伙的小身板,怎么可能压我?!
12L路人亿
大佬你似乎暴露了事实……
13L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
你的死期不远了!@大哥赛高,全面追踪这家伙ID!
14L大哥赛高
是,大哥
15L路人亿
别想了,找不到我的/摊手
16L星月腐女
喂,歪楼了啊!@最后骑士,麻烦来管管你家这位
17L最后骑士
恶党,你想干什么!
18L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
怎么,你有意见?〔坐标〕打一架怎么样
19L最后骑士
当然,我绝不允许你欺凌弱小!
20L树上的皮皮虾
两个大佬就这么走了吗?!
21L路人亿
应该是……?
22L紫糖糖
凯莉,可以回来了
23L星月腐女
终于到本小姐的时间了
24L星月腐女
先说说变成了什么吧
金他变成了灰色的小仓鼠
至于大小……和本小姐的星星差不多吧
25L星月腐女
然后成天趴在格瑞的肩膀上
明明小小只的,还闹腾着要出去
清醒一点,你身边的可是个醋坛
26L瑞金大法好
可以说是很形象了/滑稽
27L矢量箭头
凯莉你怎么这样说我!我哪有…
28L树上的皮皮虾
咳咳,正主来了
29L紫糖糖
金你为什么最后一句感觉底气不足?
30L星月腐女
啧,碍事儿@白芦荟,快把他拖回去
31L矢量箭头
哇啊,凯莉!
32L白芦荟

33矢量箭头
格瑞…知道了啦
34L路人亿
冷冷的狗粮在脸上冰冷地拍/爆哭
你们别一来就发粮成吗?!
35L瑞金一生推,推了生一堆
吃的是很开心,但有点饱了……
36L星月腐女
碍事的人走了,我们继续吧
37L星月腐女
作为一只小仓鼠,金有时会走丢而且会很难找……
但每次我和紫堂还没发现
格瑞就已经把他找回来了
简直就像在金身上装了个雷达
38L紫糖糖
格瑞对金可以说是很重视了
说着好自为之,有危险第一时间保护金
39L树上的皮皮虾
突然有点心疼你们?
40L星月腐女
然后在最后一天(总计七天)
金十分好运地拿到了福利…
41L失去梦想的咸鱼
?!那个所谓福利,其实人人都有的保留部分区域兽化?
42L树上的皮皮虾
膜拜真相帝
43L路人亿
+1
44L就是浪
+2
45星月腐女
+3
金本身就是可爱系的
再加上仓鼠的耳朵和短短的尾巴
结果可想而知……
46L就是浪
想♂
47L路人亿
楼上你的想法很危险?!
48L白芦荟
……我的
49L失去梦想的咸鱼
恭喜恭喜,啪啪啪/鼓掌
50L紫糖糖
凯莉有点事(其实是被拉过去教育了)
从后来格瑞和金房间里穿出的奇奇怪怪的声音
以及第二天金走路的姿势来看
51L星月腐女
应该是被干了个爽~
52L路人亿
哇哦~
53L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
呵,格瑞居然和这种连前一百都没进的弱鸡混在一起,
54L最后骑士
这一次放过你,希望你晚上不要跑
55L星月腐女
哦~看来你们终于是在一起了呢
56L树上的皮皮虾
又要被喂狗粮了吗?!
57L路人亿
大佬在上在下@最后骑士
58L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
当然是我在上!怎么会是
59L最后骑士
让各位见笑了,当然是在下在上
60L星月腐女
本小姐倒是很好奇你们的事呢~
61L最后骑士
在下自是满足小姐的要求
雷狮的话,被兽化成了一只黑猫
可能是因为烤串吃多了吧…
所以有点小肥,大约…有在下脸这么大
62L紫糖糖
这是什么形容啊喂
63L树上的皮皮虾
我觉得就雷狮来说…应该还喝了不少啤酒
64L最后骑士
正是
他的头巾还依然带着,看着有些…滑稽
65L路人亿
一只肥猫带着雷狮的头巾张牙舞爪…噗
66L星月腐女
狮子变成了小猫咪~
67L最后骑士
他变成了猫也不消停
在下作为他的搭档只能陪着他
天天骂别人弱鸡也不想想自己还没鸡大
68L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
安迷修你什么意思!
69L最后骑士
在下并没有什么意思
只是在想晚上几次
70L树上的皮皮虾
哦~
71L路人亿
哦~
72L失去梦想的咸鱼
哦~大佬大庭广众你这样真的好吗
73L星月腐女
没想到呀,骑士居然意外的大胆
74L最后骑士
当然雷狮也是拿到了福利的
雷狮这家伙怎么可能会是可爱系的
顶着猫耳坐在床上,尾巴一摇一摇的
在下实在忍不住,就…咳
75L路人亿
看来骑士害羞了呢~
76L树上的皮皮虾
没想到没想到
77L姐控驾到
全大赛都在传这个任务啊
78L金的天下第一粉丝
衰仔你不是也做了吗?
79L路人亿
啊喂,狗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吗?!!
80L大哥赛高
…埃米
81L星月腐女
呦这不是呆毛姐弟嘛
你们也做了这个任务?
82L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
卡米尔赶紧的,挽回一点我们海盗团的颜面!
83L大哥赛高
嗯大哥
84L大哥赛高
埃米被兽化成了一只……麻雀?
呆毛被按比例缩小了
然后可能,有点重
85L路人亿
萌~
打个商量让我养一段时间如何?
86L大哥赛高
他是我的人自然也是我的雀
他比较乖,但有点头重脚轻,容易摔倒
不过还好我跟着他
87L大哥赛高
他的话,拿到了翅膀
然后不知死活地试飞,结果就摔下来了
88L姐控驾到
然后你生气就把我退回去了?!
89L金的天下第一粉丝
衰仔你的贞操没了吗?!
90L路人亿
6666
91L代行神旨
各位参赛者看来是对这个任务满意的
那么我会考虑多做创新
92L树上的皮皮虾
打你二大爷?!
93L星月腐女
该贴已被楼主删除

*有一点OOC
*不是很自然
*应该是看的出来谁是谁的吧

重归于好(sf)

第一篇文献给sf了
*小学生文笔
*强烈ooc
*猹不背锅
*女福
*emmm,时间线为pe线后
        圣诞前夜。
        寒风凛冽,雪花伴着风飘下,悄然覆盖大地。
        街边的店铺散发着温暖的光芒,金黄色的流苏挂在窗边,干净透明的窗户喷上了彩色的颜料,房门前挂上了一串串闪亮的彩灯。甚至路边高大的树木也点缀了各种各样的饰品。
        尽管空气冰冷刺骨,但四处都弥漫着节日欢快的气氛。街上的怪物与人类三两结对,脸上无一例外地带着愉悦的笑容。
        Frisk静静站在一家礼品店的橱窗外,目光紧紧锁定着一个水晶球——雪镇的画面凝固其中——这应该是一个怪物用作纪念的——精致的底座上刻着一行字“before  today”“今日之前……”垂下眼睑,Frisk恍惚了一瞬。
        “怪物们在做什么呢?”
        “Toriel一定在厨房里做美味的奶油肉桂派,那是她的招牌菜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Asgore在旁边打下手,希望他不要搞砸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Alphys会兴奋的坐在电脑前看动漫的最新一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Papyrus和Undyne在接受MTT的新年采访,他们又快吵起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幻想着美好的情景,Frisk的嘴角扬了扬,又缓缓垂下。
        她不配与怪物们分享这份美好与幸福
        她曾经杀死了每一个怪物,灰尘曾落满地面,每每看到怪物对她的笑容与关心。罪孽与愧疚便将她的心脏撕扯的鲜血淋漓。她不配啊,她是魔鬼!是刽子手!
        “呃,十分抱歉,小姐。但您站在这儿,会影响我们的生意。”店员礼貌地打断了Frisk的回忆。“抱歉”转身,离开。
        一开始不是这样的,Frisk宽恕了每一个怪物,她打破了结界,成为了怪物大使,让怪物们回到了地上。
        双手揣进衣兜,将脸往蓝色围巾中埋了埋,“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?”
        眼神放空,Frisk回想起来那时
        “呵呵,屠杀线可真难打”一股神秘的力量操纵了她,她宛如那人手中的提线木偶,被控制着杀死了一个又一个怪物。当Papyrus倒在她面前仅剩下灰尘时,力量消失了。但是LOVE带来的力量使Frisk沉迷了,她挥起了手中的刀刃,不断地杀死过去的朋友。Alphys,MTT…
        雪花落在肩上,融化的雪水浸湿了衣物,“直到在审判庭遇见了Sans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记得上个时间线我们还是朋友吧,居然一点情面不留,你这个肮脏的兄弟杀手”话语中刻骨的仇恨令Frisk瞬间清醒了。他知道一切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Sans…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了他。或许是第一个时间线他的陪伴:雪镇断桥的相遇,向我推销那根本不存在的炸雪……”笑笑,Frisk眷恋地蹭蹭颈间的围巾,那是Sans的颜色“可现在,一切都变了”已经走到了郊区,Frisk坐在路边的长椅上,蜷缩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他知道一切,尽管他从未在他人面前暴露出对我的仇恨”
        “但我知道,他的心中,一定是对我厌恶且憎恨的”
        寒风吹过,Frisk开始低声哭泣。
        “嘿,kid,你该回去了。”熟悉的声音在面前响起,带着一丝慵懒。Frisk不用抬起头,也能认出这个深刻于灵魂的声音。她僵了僵,将头埋在两腿之间,“Sans,我会打给Toriel的。我们已经不在地底了,你不需要继续跟着我”
        Sans不过是在履行承诺罢了,Frisk如此想着。
        面前没有了声音,Frisk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一些失落。真的走了啊…她抬起头,却看见洁白的手骨托着一个小小的礼物盒。面前的骷髅笑着——尽管他始终带着笑容,但Frisk能感觉到他很开心。
        Frisk有些犹豫,毕竟骷髅做过不少的恶作剧。但她还是伸手接过,她并不希望Sans难过。
        Frisk打开礼物盒,摆在里面的东西的确让她大吃一惊——是那个水晶球。
        “well,kid,我之前看到你盯着这个看了很久。”骷髅的声音透着一股愉悦,甚至一丝得意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个……”Frisk有些无措“可,为什么?我,我没有带钱”骷髅的双眼瞬间漆黑一片,Frisk听见他用十分严肃的口吻说:“kid,我做这一切,仅仅是因为我愿意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Frisk激动的站起,将Sans扑倒在了雪地上。“Sans,I'm sorry.”Frisk哽咽的声音从Sans的胸口传出。Sans僵住了,良久,Frisk感到Sans环住了她,他的声音从头顶传来:“hey,kid,don't do that, again,please.”“yes,I don't do that again.”Frisk将头埋进了Sans的外套。
        次日,怪物们欣慰的看到Frisk终于不躲着Sans了,不过,好像有哪里不对?
        Papyrus看着远处相拥的一对,疑惑的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