轩岚

轩岚,嘉吹咔吹
随缘产粮
偏好原创
牧晓是搭档

利益至上

*文笔差,欢迎意见T^T
*感觉有OOC——O_o
*想写那种两个心怀鬼胎的人互相试探的感觉,但没有成功ヽ(´・д・`)ノ
狮狮的任务是接近安哥然后制造假象啦
*耳垂是大多数人的敏感点啦,所以那段没毛病的说(ฅ>ω<*ฅ)
深夜11:00
酒吧内,昏暗的灯光,暧昧的氛围,摇滚乐的音量开到了最大,光线所聚焦的舞池里,男男女女疯狂地扭动着腰肢与臀部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灼火热的气息
木质的房门并没有很好的隔音效果,吵闹的音乐隐隐传到了包间内。安迷修皱了皱眉,继续与合作人洽谈交易的条件,一身正装在这酒池肉林里显得十分突兀。对方显然也有些不耐烦,主动开口打断了安迷修的话:“安先生,既然来了这儿就不必装清高了,挑个自己喜欢的吧”说罢,向身后招了招手。侍者恭敬地点点头,走出了房门
很快,一名妩媚的女子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向着安迷修款款走来,一双玉臂缠住了安迷修的脖颈。安迷修深吸口气,轻轻推开了身上的女子,站起身拍了拍不存在的灰尘,俯视着左拥右抱的合作人,淡淡道:“既然这样,那么我们的合作也就不必继续了,请原谅我提前离席”不顾对方的脸色骤然变差,自顾自地走出了包间
包间外的音乐格外的大声,安迷修被吵的有些难受,有些懊恼自己的冲动,却丝毫没有回去道歉的打算。抬眼看了看楼下,想起之前似乎有个友人说过这家酒吧的鸡尾酒不错,便打算去试试那所谓“不错”的鸡尾酒
缓步走下楼梯,避开混乱的人群,走到了吧台边上,食指指节轻敲桌面,安迷修思索了片刻,向酒保要了一杯龙舌兰日出。修长的手指端起精致的酒杯,浓郁的果香扑鼻而来,轻抿一口,龙舌兰特有的火烈热辣充斥了口腔
不远处黑暗的角落,黑发的男子饶有兴致观察着安迷修的一举一动,紫色的眼眸闪着璀璨的光芒。雷狮拿起身旁小巧的水晶瓶,施施然站起了身。随意地将双手插入兜中,迈步走向仍独自一人的安迷修。走到吧台旁,向酒保要了一杯血腥玛丽,雷狮又在安迷修身侧坐下,打量着他的侧脸
接过酒保递来的酒杯,将它推到了安迷修面前,雷狮戏谑地笑了笑:“血腥玛丽,来一杯如何”安迷修似是才发现身旁的雷狮,有些惊讶的斜看了雷狮一眼。倒也没有推辞,端起酒杯试探的尝了一口,甜酸苦辣四味顿时在嘴里爆开,但不久,仅剩微辣在舌尖与牙间颤抖,带了一分缠绵悱恻
安迷修微眯双眼,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浊气,扭头看向雷狮,对方紫水晶般的眼睛在黑暗中显得有些朦胧。“不得不说,血腥玛丽的确可以让人上瘾”安迷修转回视线,没有语气地说道。雷狮扬扬嘴角,嗤笑了一声,“怎么?这么专业?和我去个地方,我可以帮你解决那个问题”话语间带了一丝诱惑
“……”安迷修陷入了沉思。片刻,他端起了酒杯将血腥玛丽一饮而尽,祖母绿的眼睛变得有些危险:“走吧” 雷狮低低地笑了一声 ,叫来酒保付了酒钱,表情变得有些趣味盎然。酒保突然感到了一阵毛骨悚然
只随性地对着安迷修招了招手,雷狮便转身向酒吧大门走去。安迷修默默跟上,复杂的目光穿过嘈杂的人群投向了雷狮
踏出了大门,夜幕深深,皎洁的明月也被云层遮掩显得有些暗淡,雷狮和安迷修一前一后走在灯红酒绿的街上。尽管已是深夜,夜街依然人声鼎沸,热衷于夜生活的男女时不时与两人擦肩而过,甚至有人用一种看到猎物的眼神盯着二人
安迷修忍不住皱紧了眉,上前几步抓住雷狮的手腕,低声问他:“你到底要去哪” 雷狮瞟了一眼安迷修,嗤笑一声“怎么,不耐烦了?”
“……”紧了紧手,突然发现手中的手腕有些纤细,安迷修恍惚了一阵,待到雷狮恶劣地踩了踩他的鞋尖才恍然回神“我不喜欢他们看你…我们的眼神”感受到时不时投注在雷狮身上的目光,安迷修不禁一阵烦躁
“呵,干净人真是麻烦” 嘲讽了一句安迷修,雷狮还是加快了脚步,甚至开始寻找出租,而且…似乎忘记了挣脱手腕上安迷修的手
依旧静默地走了一段路,距离拉进的两人之间却似乎多了一分和谐,安迷修的目光渐渐柔和了下来,雷狮的嘴角也悄然带了一丝笑意
A few minutes later
“爱情旅店”“?!!!!”面前的旅店招牌上的一串文字有点……吓到了安迷修。雷狮……这么主动吗?安迷修用呆滞的目光看向了雷狮
『爱情旅店
欢迎光临本店
本店的 特色服务 一览:
每一个房间床头柜中都有充足避/孕/套,请您尽情使用它们
如需各式情/趣用品请向本店服务员咨询,请放心,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我们找不到
当然,本店的隔音系统相当完善,您不必担心自己与爱人发出的声响被他人听见(偷拍自然更不可能)
最后,请您尽情享受』
“怕了?” 不知何时,雷狮凑到了安迷修身边,恶劣地向安迷修的耳垂吹了口气。“!”感受到耳边温热的气息,安迷修的耳垂瞬间泛起了一层红色,反手抓住雷狮的手腕将他拽进来了旅店
“欢迎,请问您是要那种规格的房间?” 前台小姐带着职业的微笑官方地询问道。“当然是最好的”仍被拽着的雷狮插了一句,带了点得意的看了安迷修一眼“好的,这是房卡,请随我来”小姐的笑容明显真实了一分,微微鞠躬,转身走向楼梯
“嗤,你还真是舍得”雷狮被安迷修拽着上了楼梯,跌跌撞撞之余还嘴贱地嘲讽安迷修“……”瞟了一眼雷狮,安迷修的脸色突然漾开了一抹笑意“你笑什么!”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子的雷狮抬头就是安迷修的笑颜“嗯……可能是在笑你可爱?”“你…”
“两位先生,这是你们要的总统套间,请好好享受,如需帮助可按铃,我们会尽可能地帮助您拥有一个快乐的晚上”小姐鞠了一躬,离开了房间,独剩安雷二人留在房中
雷狮挣扎了一下,没好气地看了看安迷修“你还想拽多久”“啊……”松开了手,安迷修有些不自在地看了看房间“雷狮……”“干什么”雷狮正在翻找墙角的一个箱子“啊,找到了”一瓶葡萄味的饮料正静静躺在雷狮手心
“嗤——” 拉开瓶盖,雷狮仰头灌了一口,葡萄汽水的味道充斥了口腔,抹抹嘴,雷狮抬眼看向安迷修。扬起一个恶劣的笑容,“来吧,我们好好讨论一下这个交易”安迷修有些
纠结地看向了雷狮“雷狮……你这么主动吗……”“啊?!”懵了一瞬后反应过来的雷狮瞬间暴跳如“雷”“什么东西!我才不是想和你发生关系啊!”
“噗嗤” 看到这样的雷狮,安迷修忍不住笑了一声“啧,我说你帮我一个忙,我帮你一个忙,这交易不是挺不错嘛”雷狮已经喝完了汽水躺到了床上,眯了眯眼瞄准墙角的垃圾桶,将手中的饮料罐丢了进去“我要帮你什么?”安迷修坐在床边,看着雷狮躺在床上的样子,暗了暗眼眸
“晚上和我呆一夜,明天伪装成我们发生了关系的样子” 凑近安迷修,雷狮带了一丝诱惑地说“你不用付出什么,只需要帮我做个伪装而已。怎么样?很诱人不是吗?”“……”看着面前雷狮放大的脸,安迷修情不自禁吞了口口水
“为什么是我”安迷修强装冷静地看向了雷狮“诶?”雷狮愣了愣,“这个嘛……”“别人不可以吗?选我还要帮我这种忙,别人的忙想必好棒很多吧”冷静下来后安迷修也就发现了很多这个交易的不合理“虽然…我也不在乎就是了”
“那么,我还需要给你一个解释吗”雷狮眯了眯眼,看着安迷修缓缓绽开了一个有些诡异的笑“如果你想的话……”看着这样的雷狮,安迷修蓝绿色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危险
“选你…自然是有原因的”雷狮凑近安迷修,一只手绕过了他白暂的脖颈“第一…长相符合我的审美”蓝绿色的眼慢慢变得幽深“第二…性格有趣,呵呵~”轻轻笑了一声,雷狮咬上了安迷修的耳垂“第三嘛…”尖利的虎牙抵在耳垂上摩擦“可能是某种缘分吧……”
翻身将雷狮压在身下,安迷修将头凑近了雷狮的颈窝,温和的眼睛染上了一丝诱惑“我们…假戏真做如何?”雷狮怔了怔,开始激烈的挣扎,却惊恐的发现身体一阵阵的无力“开什么玩笑……该死,身体怎么没力气了?!”
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…”安迷修从床上爬起,自垃圾桶中翻出了一个熟悉的罐子“亲,我们在饮料内加入了一定量的蒙汗药和春/药,请尽情用该饮料‘暗算’您不肯合作的恋人吧”轻声读出瓶侧的文字,安迷修愉悦的笑了笑,嘴上却仍是尊重雷狮的选择“雷狮,如果你不愿意的话……”
“去你*的不愿意,我现在还有拒绝的余地吗?!” 雷狮瘫在床上, 歪歪头看向安迷修“其实…也不是不行……”安迷修眼睛一亮“呵……不过什么愿意不愿意,既然一定要做,比起反抗,还是享受更来得轻松,不是吗”扬起一个嘲讽的笑容,雷狮转回了头不再看变得有些失落的安迷修
“真是,符合你利益至上的标签呢”

emmmm,后续应该还会有一篇车,太羞耻了有点写不出来,我努力补上吧……

评论(3)

热度(8)